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搜索
在线咨询 18826978632 ismia@
gutung.com
g国唐科技微信

胥和平在114论坛发表《国家智能制造顶层设计及相关政策解读》

  尊敬的东莞市各位领导、与会的各位嘉宾、各位朋友们:我非常荣幸,也非常激动地参加我们2016中国(东莞)智能制造高峰论坛。按照大会主席给我这么一个题目,让我解读一下国家智能制造顶层设计和有关政策内容,还希望我们能够站在国家的角度去想事情。我呢,也是跟大家一块儿学习。

  最近几年,中国的经济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出现了很多新的情况和新的问题,我们形象地进入了一个新常态。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是增速小,各个行业面临着非常严峻的转型发展态势,经济下行压力极大,各行困难非常突出。很多人会想一个问题,进入新世纪以后,按理说我们各方面的情况暂时一片光明。2008年发生的国际金融危机以后,中国的经济一枝独秀,大家信心满满,怎么仅仅在几年以后,我们就出现了困境,出现了很多新的问题。这些问题引发我们作深入思考,中国的经济集中出现了这样一些问题,就是我们整个面临着全球产业转型变革的历史性阶段,这时我们考虑发展问题的总前提。所以今天我们对于这个智能制造的理解从此开明。

  最近两年以来,国家高层应对全球变革立即出台了很多重大的战略部署,包括专项行动计划、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生态文明建设、现代农业建设、现代科技服务业发展等各方面的部署,可以说得系统无数。为什么在最近的一两年里,国家如何密集地出台这样一些重大部署,其原因就在于我们对这样一些考虑,直奔的就是应对正在出现的新的科技革命和新的工业革命,这就是我们智能制造发展命题提出的最大问题。进入新世纪以来,大家都在思考一个重大命题——中国的发展、中国经济社会的建设进入了新的阶段,它发展的环境有了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体现在当代科技的时刻变化、当代世界发展格局的变化以及中国国情的变化。我们有这么三情的变化——世情、科情和国情,其中最重要的是面临一场近百年以来所酝酿而形成的新的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这件事情将为世界产生深刻的影响。上个世纪初,大体从1910年起算,世界进入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一个持续过程。那次工业革命,以化石能源为基础,以大规模制造为载体,推动形成钢铁、化工、造船、汽车、航空等大产业,持续发展了这些产业。经过了100年的发展,世界经济走入了今天,到2008年走向了结点,甚至走向了终点。那次工业革命所形成的增长,那种动力、那种赢利能力消失了,世界经济进入了大转型、大调整的阶段。这就是我们讲的,为什么现在的制造业突然面临的困难。是全球的大转型,是百年以来的一场深刻变革,这可能就是我们思考智能制造这个问题的最大一个背景。现在各国都在艰难、痛苦的结构调整之中,都在持续不断的转型之中,而且这种转型远远没有实现、没有落地。为什么?一个百年的经济变革不可能在短短三两年或是三五年,甚至一二十年里面就完成。很多著名的学者就在论断,是否我们经济在2017年或2018年就能太平。当然这一种美好的愿望可以理解,但这一种想法不能操之过急。按照主流观点认为,这场新的工业革命有三个主要层面,或是三个支撑性的东西。第一,清洁能源的革命,大体上从未来的二三十年,甚至不超过半个世纪,世界从根本上,从依赖全面转向清洁能源。第二,由传统制造转向配色制造、智能制造为依的信用制造革命,我们通常成为智能制造革命。第三,从传统社会转为智能社会,我们称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三大支柱。这样的深刻的变革——能源变革、智能制造变革和智能社会变革,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如果这个转型没有完成,世界经济的复苏在短期内就不可能。所以这一点要有足够的认识,在这种变革过程中,制造业的转型是和核心的内容之一,它涉及到整个世界经济结构的基本构成和基本走向,影响了很多国家、影响了全球产业的重新布局。所以这就是我们想提出智能制造问题作为大背景所要清楚认识的,不是你要不要搞智能制造,而是全世界要转向智能制造。过去一百年所形成的制造业体系,要调整、要转型、要升级,这是最大的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智能制造的基本内容把握。在中国制造2025以来,把智能制造作为发展的基本站。国家适时出台了智能制造的试点行动计划,内容极其多,它包括了数字车间、智能化工厂流程制造的变革、在线服务、云服务的智能服务,也包括了物流、能源管理的管理类。那么最后引申下去,就形成了个性化定制、平台化生产、网络化研发的一些新的业态。我们通俗来讲,智能制造是机器换人,这是一个极度抽象和极度凝练的概念。很鲜明,也可以想象这场变革的极其深刻。现在世界的主流国家都在应对这场变革,但各家部署有所不同。德国提出工业4.0,核心是解决流程制造的智能化;美国提出工业互联网,重点要突出的就是信息技术和制造业的融合,其研发新一代智能装备的产品。而中国的智能化,在智能制造的中期阶段的发展大背景下,其内容就丰富得很。我们通俗在讲,德国人都工业4.0了,但回过头来想,我们连3.0都没办法来提,2.0还正在提议,有些连工业1.0都没有打好基础。其实工业几点零只是一个形象的说法,我们大家讲1.0机械化,2.0电气化,3.0自动化,4.0智能化,大体这么一个意思。你回过头一想,我们机械化、电气化和自动化在很大程度上没有搞好,我们工业的基础设施建设还很薄弱,基本的工业文明还没培养起来、工匠精神还没有培养起来。所以中国人有时就粗制滥造。所以中国制造业的问题,面对着调整升级,要直奔到几点零还需要攻克得非常多。但是智能制造是我们未来发展的方向,是我们总的目标。回到这个方向上我们来补课,我们要同时解决好2.0、3.0、4.0的问题,所以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的任务繁重,但空间很大。就是我们既要解决好数字工厂、数字车间、智能工厂这样一些工业流程的标准情况,要大力发展信息技术,深入切入各种自动化设备产品,大幅度提高这些产品的覆盖率。同时,我们要利用智能化物流、智能化工程管理的整个生产管理体系,这对于我们的智能制造来讲,迎来了很好很大的发展机遇,所以我非常赞成刚才大会主席讲的,我们正站在智能制造发展的风口上——智能制造长期发展的风口上。第三个问题我想把握一下,智能制造作为一种新的经济形态、新的发展方向,其最核心的精神在哪儿、最核心的理念在哪儿。不久前中央发布的关于十三五发展的建议和五中全会的建议,有些非常闪光的思想引领着我们智能制造的发展。大家知道,十八大以来,中央明确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围绕着创新和创新驱动发展,这几年大家都在努力,认识不断深化、战略部署的成效特别明显。十三五的建议把我们的很多认识进一步提高了,比如说明确提出了先发优势的引领示范,要大力推动新艺术、新产业、新业态的蓬勃发展。总书记去年7月份在长春调研,还讲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话,要大力培育创新支撑和引领的经济体系和发展模式,我想这样的一些新的经济体系与发展模式,以及新艺术、新产品和新产业的这样一些思想,可能深层表达了我们智能制造发展的深层次诉求。现在在一些媒体上或是研讨交流的过程中经常会出现这样一些论断,说我们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必须搞制造业,我们不能制造服务,我们必须要搞实体经济的,我们不能只搞虚拟经济。类似这些论断不绝于耳,但是从现在来看,这些讨论还属于浅层次的,没有回答我们面临的最本质的问题,中国需要制造、需要实体经济,问题是什么样的制造、什么样的实体经济,这才是问题的本质。在一个新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是密不可分的,是相互促进发展,甚至是互为载体的。不论从传统意义上谈我们的制造业,谈产品开发、谈市场推广有很大问题。所以在谈到智能制造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五中全会提出的要发展新艺术、新产业和新业态。这三个新里面,最值得关注的是新业态,我们做制造业的人做得很辛苦。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我们把着眼点放在了技术和产品上。过去的一百年就那样,搞出了个新艺术,开发了个新产品,就可以使实质性产业得到了发展。而新业态的意义非常深刻,它突破了我们传统制造服务的概念,突破了传统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概念,甚至突破了传统上市产业的概念。一个混同的、平台式的、网络化的新的产业经济形态就开始出现了,智能制造恰好就是这种性质。所以我们在把握内容的时候,这种新的经济形态就更值得研究了。我们除了技术、除了产品,除了产业自身的发展,产业的业态更值得我们高度重视。智能制造的个性化定制、网络化的研发,这些变化可能成为百年以来最深刻的一些变化。加上制造业本来的盈利模式,它的投资规律,都可能产生深刻的变化,所以这才是我们真正值得我们关注的东西,这就是我们说的智能制造站在一个新的角度的认识。不仅仅是弄一个传感器,或是网络或大数据之称的问题,它是业态的全部变革。今天我们面临的制造业是过去一百年所形成的制造业有本质区别。

  东莞的制造也发展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制造业快速发展的一个典范。这个地方云集了一万多家的外资企业,承载了大量的制造业基础和产品、承载了大量国际制造业的投资,所以也成为了改革最成功的地区之一。但是东莞跟全国、全球一样,也进入了自己转型发展的特定阶段。这两年我们我已说是对东莞消息一直关注,一会儿说外资撤资了,一会儿说这儿又出了什么问题了。其实据我所知,东莞近几年以来一直在创新、创业中极力探索。2006年召开的全国科技大会,当时我来广东调研,听到最振奋人心的消息是,东莞净人口1000多万的这样一个城市,5年要拿出50个亿做研发资金,后来又提出要拿出50个亿作为创业基金。这么一个城市,5年掏出100个亿做创业创新,比全国很多地方早了整整10年。当时,我们把这个数据拿回去以后,很多其他地方的科技厅、科技局向市级书记、省级书记汇报,说东莞已经做成这样。那时据我们了解,很多大省科技厅就拿出一个亿。这10年的部署为整个东莞的转型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也积累了经验,所以导致了智能制造的这些前沿问题在东莞首先落地,我们就感到非常佩服。我们也觉得那些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中国制造业的转型首先是以东莞制造业转型,智能制造的方向也基本在这儿发生。所以我们期待东莞在这一轮的制造业的转型中要再次站在前头,发挥引领性的作用,要为全国制造业的发展做出引领性的示范、前瞻性的探索。我们都说这么多年中国的经济发展取得了世界的奇迹。我们改革开放30多年,尤其是东部沿海地区取得了这么大的一个成绩,它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它是上一次工业革命的后半段,全球技术和资本动力的结果。全球要转型了,到了80、90年代不好混了。然后我们改革开放的门一打开资本就进来了。在曾经的技术资本条件下有一个非常有力的条件——探索的压力不大,失败的风险不高。面对短缺的经济,面对极大的世界经济需求,还有国际的先进技术和O2O的先进设备。

  前几天我在羊城晚报的一个论坛上讲,中国一不留神就把钱给整了,大多干的是一种机会。但是今天企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全球产业链下新的技术革命来了,智能制造要转型、智能社会要转型,各种产业面临着全方位的转型,一百年来形成的东西一会儿要变革了。走在变革的前沿要探索、要试做,因而有可能你干了一件事不对了,再干一件事也不对了。所以这两年,很多人对于新兴产业有一些议论,有一些担心,有一些议论甚至莫名其妙。开始担心光伏,又担心风电,后来又担心生物制造,还有其他的都在担心,原因就在于从来没干过。最有趣的是2010年世界经济一萎缩,我们的外需订单少了,很多光伏产品放家里了,很多人就解释称光伏产能过剩。一个产业还没起步,就被有些专家称为产能过剩。但是试做交学费的代价肯定是非常勇敢的。现在我想说,像光伏这种前两年走的道路,很可能在中国的新兴产业中都在走。我们仍然面对这很多技术和市场需求的不确定等多种不确定性的挑战,我们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要改为以智能制造的发展变革,如果没有一二十年、甚至二三十年的时间是无法形成的。一个成熟的技术路线,市场运行规则,包括盈利模式,都是需要探索的,这个过程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但是现在的经济发展给了我们很好的发展机会,现在需求来了,我们亟需这样的经济增长点,把经济搞活了,把增长速度提上去,把各方面的需求安排好,把制造业的振兴再重新启动。

  所以从大体上我们认为,现在全球变革大方向已经清楚了,中央的一系列部署已经落地,各方面的跟进也非常有力。尤其是中国的创新已经起来了,推动创新和创业,力度非常之大。因此我们想,制造业转型和智能制造的发展的前途是光明的,在座各位的事业一定会大放异彩。谢谢!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6-01-17 14:24:12  【打印此页】  【关闭